二分之一Q劇場
作品3號
發表時間:
2006-12

  • 國家兩廳院新點子劇展
  • 改編自湯顯祖《南柯記》
  • 榮獲第五屆台新藝術獎年度十大表演藝術節目

精彩片段欣賞

  
《戀戀南柯》Nanke Story

文/  陳昱伶



二分之一Q劇場第三部作品《戀戀南柯》於2006年「新點子劇展」演出,隨後入圍第五屆「台新藝術獎」年度表演藝術類作品,二分之一Q劇場此時亦已正式成團。

此劇改編明代作家湯顯祖的《南柯記》而來,劇名之外尚有一個「療傷系水磨情歌」的副標。《南柯記》原著共四十四齣,故事講述淳于棼在夢中成為槐安國駙馬, 並任二十年南柯太守。公主亡故之後,淳于棼因位高權重與放蕩之舉遭忌,國王遂將他逐回人間。大夢醒來的淳于棼得知槐安國即為庭中槐樹下的蟻窩,頓悟四大皆 空,立地成佛。

《戀戀南柯》完整保留原著的主要內容。取第一齣〈提世〉、第十三齣〈尚主〉、第二十九齣〈圍釋〉、第三十八齣〈生恣〉、第三十九齣〈象譴〉、第四十一齣 〈遣生〉、第四十二齣〈尋寤〉、第四十三齣〈轉情〉及第四十四齣〈情盡〉改編而成,全劇共分為〈序場〉、〈尋寤〉、〈合歡〉、〈瑤台〉、〈遣生〉、〈應 兆〉及〈情滅〉七場。《戀戀南柯》的演出說明如下:


場次
對應原著之齣目
演出概要
〈序場〉
第一齣〈提世〉
迷離的電子音樂開場,「旋轉蹺蹺板」、燈光和瑤芳公主與其侍女構成場上畫面。< br>
〈尋寤〉
第四十二齣〈尋寤〉
紫衣使者領淳于棼乘禿牛單車回轉廣陵郡。淳于棼大夢初醒,如過一世,向山鷓說道槐安國二十年 奇遇。山鷓靈機一動,引淳于棼前往挖掘槐樹下的蟻穴,淳于棼方才明白這個蟻穴便是大槐安國。
〈合歡〉
第十三齣〈尚主〉
淳于棼和公主成親,兩人同飲合巹酒後送入洞房。
該場末段是一大段沒有台詞、唱段的畫面,淳于棼和公主或是坐在旋轉蹺蹺板上一起轉動,又或是淳于棼在場邊癡迷地望著旋轉蹺蹺板上的公主。最後由山鷓出來交代淳于棼做了二十年的南柯太守。
〈瑤台〉
第二十九齣〈圍釋〉
檀蘿國四太子欲娶公主為妻,反遭公主譏諷,四太子惱羞成怒,放冷箭驚嚇公主。淳于棼雖及時領 兵解圍,但公主卻因驚嚇斷氣。
〈遣生〉
第三十八齣〈生恣〉
第三十九齣〈象譴〉
第四十一齣〈遣生〉
淳于棼因公主逝世鬱鬱寡歡,恰好瓊英郡主、上真仙姑和靈芝國嫂邀約宴飲,淳于棼為消磨心中之 苦前往一聚。宴畢四人縱情聲色,行男女之事。淳于棼的荒唐行徑,被大臣認為引來不祥星兆,將此事上報槐安國主,國主決定將其遣回家鄉。大臣奉命告知需歸故 里,淳于棼方才憶起自己家在人間。
瓊英郡主、上真仙姑和靈芝國嫂在演出中不見其人,唯有聲音和影子而已。
本場次末以第一齣〈提世〉的唱詞和迷離的配樂,搭配淳于棼槐安國二十年經歷的水墨畫作結。
〈應兆〉
第四十二齣〈尋寤〉
第四十三齣〈轉情〉
槐樹下的蟻窩應驗星兆,為驟雨毀壞。從中土而來的異士黃衫客,對淳于棼道出他因將「蟻子轉 身」錯聽成「女子轉身」而與螻蟻結下一段姻緣。
〈情滅〉
第四十四齣〈情盡〉
淳于棼欲尋燈會上女子留下的金釵犀盒,卻見公主立於雲端之上。淳于棼一心仍想和公主再續姻 緣,但被黃衫客點破金釵是槐枝、犀盒是槐葉,淳于棼似乎體悟到一切僅是因夢而起……


◎    有情/無情的生存困惑 貫穿幻境/實境的現代寓言

為了保留《南柯記》的完整性,二分之一Q劇場採取有別於原著的倒敘手法敘事,故事情節從淳于棼回轉現世開始。倒敘手法有破題之用,又能引起懸念激發觀眾一 探究竟的好奇心。《戀戀南柯》的倒敘結構使整齣戲的時空更能自由調度,在回憶與現實、幻境與真實間靈活轉換,營造出一股如夢之感,呼應淳于棼的南柯一夢, 也為整齣戲帶來後設氛圍。

二分之一Q劇場因為「一點情千場影戲」而被觸動的創作靈感,反映在劇名的「戀戀」二字和副標「療傷系水磨情歌」,點出濃縮原著時以「情」為主。《南柯記》 中,淳于棼的蟻國二十年生活主要可分為官場與愛情兩個面向。《戀戀南柯》著重描寫淳于棼和公主之間的情愛。淳于棼從位高權重到去職削官,僅以山鷓一語「駙 馬爺馬上就要下崗」帶過。但對於淳于棼和瑤芳公主的大婚,倒是利用一整場〈合歡〉展現。〈瑤台〉一場,更是一改原著淳于棼並未親眼見到公主最後一面、僅耳 聞公主死訊的安排,將公主之死直接安排在淳于棼眼前發生,使兩人生離死別的震撼呈現在觀眾眼前,最後更以暗場中傳來淳于棼一聲悽厲的呼喊,刻劃出淳于棼對 公主用情之深。《戀戀南柯》抽取出淳于棼和公主的夫妻之情,去除其他雜質提取出簡單、純粹的情感,以此呼應現世才有更強烈的對比,在「情生、情起、情滅」 這一敘述中也能達到一氣呵成、節奏俐落分明之效。

《南柯記》描述的種種情感是為了方便鋪陳結局的情盡緣滅,強調主人公淳于棼看透紅塵的頓悟。《戀戀南柯》則將原著烘托佛理頓悟的人蟻之情,轉化成為《戀戀 南柯》的主軸,並刻意淡化宗教觀,將佛理頓悟翻轉成一則給寫給現代人的寓言。放大契玄禪師欲以白鸚哥發出「蟻子轉身」之語警醒淳于棼,淳于棼卻誤聽成「女 子轉身」此一片段,將此扭轉成為全劇的關鍵。淳于棼的奇遇與錯聽和幻境結合,和時下「角色扮演遊戲」 頗有相似之處。《戀戀南柯》如同一款遊戲,玩家淳于棼因為將「蟻子轉身」誤聽為「女子轉身」,因而觸發進入槐安國情節線的事件。有情/無情間的生存困惑, 更和玩家在遊戲中面臨各種選擇的處境重疊;當淳于棼大夢初醒之際,便如玩家結束遊戲回到現實生活一般。而且,淳于棼不只是玩家,也可以看作是遊戲中的主 角,觀眾反而成為操控淳于棼的玩家,登入二分之一Q劇場安排的「戀戀南柯角色扮演遊戲」。那麼,這場貫穿幻境與實境的生存遊戲,有情與無情將不再只是淳于 棼的個人選擇,而是《戀戀南柯》對所有觀眾提出的疑問。

◎    一點情千場影戲 趣味荒涼的類科幻劇

二分之一Q劇場在此時期開始回應文本與裝置能否結合的疑問,故於文本創作階段便開始創造運用裝置的空間。除了先有故事才開始製作裝置之外,文本也置入「棋 子」和裝置連結。《戀戀南柯》的裝置為盤踞場中的旋轉蹺蹺板,體積巨大並具有金屬質感;和其連結的「棋子」則是最有互動的公主一角。旋轉蹺蹺板可說是公主 的延伸;公主亦是旋轉蹺蹺板的一部分。旋轉蹺蹺板以他巨大的體積佔住舞台空間,公主寬大的水袖也似能包圍整齣《戀戀南柯》。時常立於旋轉蹺蹺板中心的公主 除了有特別突出的高度之外,他在劇中的地位也被提升。淳于棼的情幻世界便是由他啟動,由公主揭開全劇序幕的〈序場〉便有如此意涵,此番安排也和誤聽「女子 轉身」之事呼應。

公主除了和裝置有密切關連之外,他的表演方式也被徹底改造。公主一角以人聲分離的方式處理,由一旁坐在沙發上的現代女子代公主發聲。公主寬大的水袖則需要 身旁兩名侍女展示,水袖像是傀儡的絲線,侍女如同操偶人,公主則像是個木偶。人聲分離、只舞不歌的公主展現出超現實感,加上他之於全劇的地位,奠定了《戀 戀南柯》「類科幻劇」的氛圍。圍繞著公主成立的演出形式,恰恰也和文本主要建構於淳于棼和公主的情愛有了連結,顯示出裝置進入文本的合理性。< br>
《戀戀南柯》因為公主一角的轉化有了虛擬科幻的基調,其他設計也就由此而生。舞台上懸掛的試管樹枝和迷幻感的配樂階營造出詭譎迷幻的演出氣氛,使《戀戀南 柯》從演出尚未開始時,空間即帶有強烈的喻意,烘托出本劇「類科幻劇」的風格。視覺上的變形更加突出時空的錯亂感,例如試管內細小樹枝和正常槐樹的差異, 公主身上較一般尺寸寬大的水袖,還有巨大的裝置旋轉蹺蹺板。透過錯亂的尺寸概念模糊幻境與現實的界線,強調《戀戀南柯》幻境與現實錯雜的時空。故事發展之 初那一句「一點情千場影戲」也在《戀戀南柯》演出中以投影方式出現,瓊英郡主等三人的影子和星象幻化成男歡女愛的投影便是由此而來。淳于棼蟻國經歷的水墨 投影搭配旋轉蹺蹺板的轉動,更於〈遣生〉最末段營造出淳于棼人生走馬燈的意象,恍如南柯一夢。《戀戀南柯》融合裝置、音樂和多媒體影像,多元的元素正好如 同文本中現實與虛幻、夢境與真實的多層時空一般綿密交織、缺一不可,精準地呈現出一齣既顯趣味、卻又覺荒涼的類科幻劇。

 

photo1

photo2

photo3

photo4

photo5

photo6

photo7
photo8
photo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