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分之一Q劇場
作品5號
發表時間:
2008-12

  • 國家兩廳院新點子劇展
  • 【改編自《牧羊記》】
  • 2015年參加「大稻埕青年戲曲藝術節」、「台積心築藝術季」

精彩片段欣賞

  
《半世英雄‧李陵》Li Ling, the Abandoned Hero

文/  陳昱伶


《半世英雄‧李陵》為二分之一Q劇場第五部作品,於2008年「新點子劇展」首演,又於2015年改版演出。

此劇的靈感發想自無名氏所著的《牧羊記》。《牧羊記》共二十五齣,講述蘇武出使邊塞,他因不受匈奴利誘歸降,被逐去北海岸邊牧羊。另一方面,勦捕匈奴的李 陵兵敗被縛,降為匈奴臣子並娶匈奴公主為妻。蘇武面對故友李陵勸降依然不為所動,歷經十九載北國風霜終於歸鄉,忠義之舉受到漢皇表揚封賞。

《牧羊記》主角為蘇武,全劇旨在歌頌蘇武忠君愛國的情操,李陵僅是次要角色。《半世英雄‧李陵》改以李陵為主角,並以《牧羊記》中有關李陵的段落為素材發 想此劇。全劇共分為〈谷遇〉、〈紅燭〉、〈望鄉〉、〈大漠〉及〈別歌〉五場,側重探索李陵複雜、矛盾且悲劇的一生。《半世英雄‧李陵》的演出說明如下:

場次
參照原著之齣目
演出概要
〈谷遇〉

蘇大在大漠向一老兒問路,得知所在之地正為當年漢將李陵與匈奴交戰的鞮汗山。老兒說起當年戰 事鉅細靡遺,猶如親臨戰場,原來老兒竟是隨李氏三代征戰沙場的劍魂。劍魂引出李陵,引出一段李陵與大漠的千古遺恨……原來當年李陵被縛,單于反將公主許配 給李陵,仇寇反成姻眷。
單于與衛律皆不見其人,只有巨大臉譜影像投影,之後〈紅燭〉的漢皇和大臣、〈大漠〉的單于與衛律也是如此投影呈現。
〈紅燭〉
第十七齣〈做親〉
本場次除了拜堂場景之外,尚有李陵的幻景與李陵碑串場,下段以「/」代表場景轉換。
公主與李陵拜堂成親/大臣向漢皇奏報李陵投降並為匈奴練兵之事,雖有其他大臣解釋此乃李緒一字誤傳,但漢皇仍怒不可遏,下令將李家滿門抄斬。李陵得知滿門 刑戮之後欲尋李緒報仇,卻因李緒「你若不降,又何致於此?」之語啞口無言/公主察覺李陵心事,多有勸慰之語另一方面/劍魂串演羊令公與李陵碑。
〈望鄉〉
第十八齣〈望鄉〉
李陵拜訪蘇武,邀蘇武同上望鄉台遠眺故鄉。李陵趁機勸降蘇武,卻反遭蘇武斥責辱罵。
〈大漠〉

本場次的時空在現在與過去、胡地與南朝流轉,下段以「/」代表場景轉換。
公主見李陵隻身單騎前往大漠,心中擔憂而追上前去欲尋李陵。大漠之中,公主觸景生情回想起鞮汗山一戰,單于命令生擒李陵,李陵卻一戰再戰/相士奉漢皇之命 為李陵的家人觀相/李陵見大勢已去本欲自刎,卻遭公主與劍魂阻止。單于、相士與漢皇的投影也各自表達他們希望李陵做的選擇為何/公主並未在大漠中尋得李陵 的蹤跡,獨自回到營帳。
〈別歌〉   
第二十三齣〈陵殞〉
本場次時空跳躍,下段以「/」代表場景轉換。
李陵特來告知蘇武還朝之事,並備美酒為蘇武送行。蘇武勸說李陵一同返回南朝,但李陵拒絕/蘇武收到書信得知李陵病逝他鄉的消息,即命蘇大準備水酒祭禮前往 鞮汗山谷/蘇武繼續勸說李陵,李陵仍堅持不歸,兩人分別/字幕顯示蘇武與李陵後人的命運/蘇大在鞮汗山谷中打轉,心生疑惑,決定直接回去覆命,只留劍魂一 人獨自在場上。


◎    大漠之中可有出口?圓滿英雄半世缺憾?

當年鞮汗山一戰,李陵自此半生失落,有些東西永遠丟失在戰場之上。《半世英雄‧李陵》因而始於鞮汗山,終於鞮汗山。且第一場〈谷遇〉和第五場〈別歌〉頭尾 的時間相連,形成一個環形時空架構。李陵身陷於茫茫大漠,又被圍困在環形的文本結構之中,這迷境是否真有出口?

李陵生為別世之人、死為異域之鬼,無論置身何地,都被以為是個他者。《半世英雄‧李陵》以兩個角色對比李陵,突出他身無所歸的困境。第一個角色是《牧羊 記》的主角蘇武,他一心一意效忠漢室,更全力捍衛忠義之道;第二個角色是公主,他是李陵與新世界的連結,他與李陵的婚姻關係,讓李陵與胡地有了家庭的連 結。他傾慕李陵,更憐惜李陵際遇,處處以他為重,多有勸慰之語,肩負著救贖者的形象。假如李陵和蘇武一樣寧死不屈,那麼他將青史留名,免成異域之鬼;倘若 李陵敞開心胸接受異文化,那麼異域從此便是他的新天地。漢室忠臣和匈奴公主,李陵排徊在兩者之間,用以突出李陵人生中永遠的缺憾。

2008年演出的版本,〈谷遇〉中的老兒是李陵的鬼魂,前來道出一段他與大漠的千古遺恨。2015年的改版演出,則新寫劍魂一角。〈谷遇〉中的老兒便改為 劍魂化身。李陵境遇曲折,心中定是千頭萬緒難解。劍魂隨李家三代征戰沙場,因此,他更能代表李陵發聲。劍魂見證的李家榮光是李陵的自我價值與追求,但他目 睹李氏不幸的下場也使李陵內心動搖。透過劍魂一角,李陵內心的矛盾更能展現在觀眾眼前。方知李陵的降與不降,除了他本人無法決定之外,他也亦無從抉擇。

◎    李陵人生無有出口 戲台李陵另有出路

2008年的版本中,《半世英雄‧李陵》的舞台有一座體積龐大的「陀螺轉盤」。2015年的版本,雖用了體積較小的斜坡平台取代,但兩者作用差異不大,皆 以不同的傾斜方向暗指各種場景。斜坡令人聯想到沙漠中一個又一個的小沙丘,切合故事場景,而平台轉動的設計則與文本的環形時空能夠彼此呼應。此外,斜坡平 台最突出的表現是在〈大漠〉場末,公主坐在其上,燈光做出類似日晷的光影效果,營造出日夜轉換、時光飛逝的感覺。一目瞭然的視覺效果,又是一幅道盡千言萬 語的視覺圖象,遠比透過對話或旁白交代時間的流動還要令人印象深刻。

《半世英雄:李陵》雖然延續前作對於影像的興趣,運用方式卻有所差異。《半世英雄‧李陵》的影像內容是漢皇、大臣和單于等人角色的巨大臉譜影像。巨型臉譜 代表主流論述的不可抗拒性,李陵的命運通常在這些人物的三言兩語間輕易地被決定。此外,重覆,簡單易記的「懸絲傀儡」曲調唱段於演出中不斷出現,讓人印象 深刻,如同《半世英雄‧李陵》的主題曲。貫穿全劇的「懸絲傀儡」,暗示著李陵如同傀儡般無從選擇的人生,當巨大臉譜影像對照真人演員時,兩者的大小差異, 彷彿巨大臉譜才是真人,而由崑曲小生楊汗如飾演的李陵僅是一尊懸絲傀儡,任人操弄。

《半世英雄:李陵》幾乎保留完整的折子戲〈望鄉〉,而〈望鄉〉又恰是全劇中心的場次。於是,〈望鄉〉前後延伸出來的場次雖為新寫,但表演仍深具傳統戲曲的 風格。不過,新寫的劍魂角色由丑角演員的陳元鴻飾演。丑角特性使劍魂一角靈巧地穿梭全劇,為李陵這樣悲劇英雄的題材注入另一種氣息。劍魂串演的羊令公與李 陵碑,二分之一Q劇場將楊令公改作羊令公,甚至用了羊角與馬頭的外形諧擬羊令公與李陵碑(某方面來說也和大漠頗有相關)。二分之一Q劇場截取這一段李陵在 戲台上的詮釋,將其轉化為幽默、逗趣的模樣置入全劇之中。藉此掙脫折子戲〈望鄉〉為表演帶來的限制,一展二分之一Q劇場貫有的無厘頭式的幽默。而搬演李陵 與戲台之事,也存有一絲後設的意味,更讓人覺得二分之一Q劇場幽了自己一默,為觀眾在這重重大漠中尋得另一個出口。


 

photo1

photo2

photo3

photo4

photo5

photo6

photo7
photo8
photo8
photo8
photo8
photo8
photo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