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分之一Q劇場
作 品7號
發表時間:
2012-05

  • 國 家兩廳院2012國際劇場藝術節
  • 改 編自孔尚任《桃花扇》
  • 榮 獲第十一屆台新藝術獎『評審團特別獎』
  • 2015 年受建國工程基金會之邀於城市舞台演出
  • 2016 年十月【公視表演廳】上演

精 彩片段欣賞

  
《亂 紅》Peach Blossom Rain

文/  陳昱伶


《亂紅》改編自清代孔尚任的作品《桃花扇》而成。原著共四十四齣,故事背景為明末清初。復社文人侯朝宗邂逅青樓名姝李香君,兩人因為奸臣阮大鋮的報復分隔 兩地,又因南明混亂的情勢而各有一番曲折的遭遇。雖然兩人再度相逢,但此時早已國破家亡,如何再談兒女情長?於是侯、李兩人割捨私情,各自出家。

《亂紅》在原著之外,又以侯朝宗的相關史料為靈感,聚焦於入清後侯朝宗壯而悔之的心境,對角色有不同以往的刻劃。《亂紅》寫有侯朝宗踏入清朝試場的情節, 此部分並未見於《桃花扇》中,乃是參照對考場有詳細描述的《西樓記》〈泣試〉一齣改寫而成。全劇共分為〈鏡中人〉、〈阮大鋮。燕子啣恨〉、〈李香君。桃花 的名字〉、〈優人。散去的筵席〉、〈侯方域。文人殘筆〉及〈尾聲:訪翠〉六場。演出說明如下(演出概以「/」表示同場次內不同時空的轉換):

場次
參照原著之齣目
演出概要
〈鏡 中人〉
第 六齣〈眠香〉
第二十八齣〈題畫〉
李 香君舞蹈/侯朝宗欲尋李香君,不料鏡中人卻出現在自己面前,表明自己也是侯朝宗。面對鏡中人的追問,侯朝宗逃避地遺忘過往,鏡中人娓娓道來當年侯、李初見 的情景/侯朝宗與李香君濃情蜜意/鏡中人想起與侯朝宗對照的另一文人阮大鋮。
〈阮 大鋮。燕子啣恨〉
第 三齣〈鬨丁〉
第四齣〈偵戲〉
第七齣〈卻奩〉
第八齣〈鬧檞〉
復 社文人向阮大鋮借戲,阮大鋮暗自欣喜。憶及自己因投魏黨遭眾人唾罵,為此替侯朝宗出了梳攏之資/李香君卻奩拒絕阮大鋮的資助/家丁回報公子觀戲的情況,阮 大鋮的文采受到讚揚。阮大鋮乘船欲當面結交眾位公子,不料家丁傳來復社文人辱罵阮大鋮之語,阮大鋮急避。
〈李 香君。桃花的名字〉 
第 二十二齣〈守樓〉
第二十三齣〈寄扇〉
第二十七齣〈逢舟〉
第二十八齣〈題畫〉
第二十九齣〈逮社〉
李 香君遭人強娶,守樓不下,撞倒在地,碰壞花容/避走他地的侯朝宗與蘇崑生相遇,收到桃花扇,知曉李香君的遭遇,連夜趕往媚香樓/李香君獨坐空樓,備感淒 涼。鏡中人趁李香君睏睡時,將扇上污血繪成折枝桃花,李香君便將此扇代替家書寄出/侯朝宗於媚香樓遍尋不著李香君的身影,得知李香君早已入宮。侯朝宗被當 作逆黨抓入大牢/鏡中人感嘆桃花原是英雄種。
〈優 人。散去的筵席〉
第 二十四齣〈罵筵〉
第三十五齣〈誓師〉
第三十六齣〈逃難〉
第三十八齣〈沉江〉
阮 大鋮收拾細軟,連夜潛逃/優人被誤認為阮大鋮遭到亂民追打。侯朝宗向優人打聽李香君的下落,優人扮李香君再現罵筵景況,接下來更接連扮演夜夜笙歌、只求茍 全性命的福王和無法可使、投江盡忠的史可法。鏡中人說明其他復社文人的下場……
〈侯 方域。文人殘筆〉
第 十齣〈修札〉
第十四齣〈阻奸〉
第四十齣〈入道〉
《西樓記》〈泣試〉
侯 朝宗無奈進入清朝試場/阮大鋮的鬼魂現身,控訴戲場不公/李香君痛斥侯朝宗踏入清朝試場之舉/侯朝宗敷衍交卷後才驚覺自己無論如何都將榜上有名……
  〈尾聲:訪翠〉
第 五齣〈訪翠〉
侯、 李初遇的那一天,與侯朝宗後來得知李香君隱居桃花林深處的情形於場上重疊,最終,侯朝宗仍是未和李香君相認,抑鬱而亡。


◎    扇底紅桃折射出大時代的眾生群像

孔尚任本欲「借離合之情,寫興亡之感」,因而在《桃花扇》四十四齣的篇幅中,侯、李兩人互動的段落僅佔六齣。其餘篇幅多是描繪明朝政治情勢,鋪陳王朝覆亡 的背景。二分之一Q劇場從阮大鋮一角得到改編策略,以他在三個階段的身分串連全劇的時間脈絡,並改以人物為主軸梳理文本。於是,《亂紅》透過侯朝宗、李香 君和阮大鋮三個角色,再加入新寫的鏡中人與優人,將故事情節以人物連結成線。這五個角色在劇中互有對比與並置,也使文本不流於單一論述,開啟多元對話的可 能。

《桃花扇》已經有許多改編的版本,這些改編多是彰顯李香君的忠義為主,侯朝宗反倒淪為懦弱的負面角色。因此,《亂紅》除了重新拆解經典之外,也不將已定型 的角色形象套用於《亂紅》之中,而是更加深入剖析侯朝宗的人生際遇與心境轉折。且文本以五個人物串連的安排,其他角色也因和侯朝宗的對照關係而有了同樣深 入的描寫。李香君守樓不屈的節操,《亂紅》將其指向於他對自我價值的堅持與勇氣,故鏡中人以遠古神話歌頌,並語出「恁可知這桃花的身世,該然是英雄種呀」 之語,點出桃花/英雄種的意象。另一方面,阮大鋮則是因應外在情勢的變化,隨波逐流尋求自己的最大利益。李香君和阮大鋮是兩個極端的對照,侯朝宗則在兩人 之間擺盪、游移。國破家亡,李香君的節烈不屈是侯朝宗以為的自我、理想的自我,但是,最終他卻被迫與阮大鋮殊途同歸,阮大鋮一句「你與老夫無異也」,無疑 正是侯朝宗心中最大的夢魘。往昔戲曲的忠奸之別總是涇渭分明,《亂紅》對此則是模糊處理,只因改朝換代之後,孰忠孰奸又該如何定義?原本的立身之處如今何 在?《亂紅》娓娓道來的便是這種飄盪無存的遺民心態。

除此之外,《亂紅》更將侯朝宗一分為二,寫出鏡中人一角以為侯朝宗的新/心聲。對於侯朝宗這一段「難以啟齒的心事」,鏡中人總是故意稱之為「他的故事」, 這段心事正是侯朝宗對於自我認同的疑問。鏡中人除了代表侯朝宗的悔意之外,也是《亂紅》的說書人,他自由出沒全劇的安排,也使文本場的時空流動更加靈活。 優人一角則對《桃花扇》中國家興亡的歷史背景做了完整的交代。以優人這樣的小角色詮釋大歷史,交代歷史事件之餘,同時更暗指亡國如此沉痛的苦難,似是一場 由當權者演出的鬧劇所致。

《亂紅》雖有多重指涉,不過卻是亂中有序。其中有層層的「對照」關係:國家興亡/兒女情長、追憶/悔恨、侯朝宗/鏡中人、侯朝宗/李香君、侯朝宗/阮大 鋮、侯朝宗/復社文人、文人/優人。甚至在作品之外亦有《桃花扇》/《亂紅》、《亂紅》/其他《桃花扇》改編本的對照關係,結構相當嚴密。《亂紅》提供更 多重的解讀,折射出更多的人物與情感,重新解構這部戲曲經典。

◎ 崑歌並置雙聲疊韻,時空光影虛實疊映

二分之一Q劇場擅用異質元素介入戲曲表演,《亂紅》以新寫的鏡中人為介入文本的新元素,並設定歌仔戲小生李佩穎出演鏡中人。和明朝的侯朝宗對比,鏡中人是 清裝打扮;和現實的侯朝宗對照,鏡中人則是虛幻的。因此,崑曲和歌仔戲不同的語言與唱腔,便成為一種「互為對照」的表現手法。《亂紅》的侯朝宗並不是完全 取材於《桃花扇》描繪的侯朝宗,亦參照了歷史資料與文獻。早年侯朝宗是出身世家、不可一世的貴公子。歷經動亂之後,晚年的侯朝宗卻相當纖細易感。歌仔戲的 雙生/聲疊韻,正好反應侯朝宗的人生際遇帶來的性格轉變。歌仔戲活潑生動的表演風格,也為《亂紅》的演出增色不少。鏡中人在劇中時而是說書人,時而是詰問 明侯的清侯。鏡中人的身分隨心轉換,他也在故事的時空中自由來去,如此多變的角色由歌仔戲的表演詮釋頗為合宜。

《亂紅》的舞台未見任何裝置,舞台色調亦有別於前幾部作品多以黑色為舞台主色,罕見地以白色為舞台主色,黑白兩色的區塊與紗幕區分的前後也顯示多重內涵可 供解讀。此外,舞台的左右兩側和上舞台皆為牆面,主要的表演空間便由這三道牆面所包圍,呈現出圍困、禁錮的意象,意指南明的處境、復社文人的牢獄之災和侯 朝宗的心靈、回憶牢籠。《亂紅》的舞台實像便是這三道矗立的白牆,除此之外,其餘的場景皆為虛景,回歸單純的一桌二椅。一方面可回歸傳統的虛擬性表演;另 一方面則可以讓演員大展個人魅力,憑藉個人唱念做打的功力撐起整場演出,像是〈優人。散去的筵席〉一場,便是因為吳雙一人模擬多角的精湛表演顯得精彩萬 分,讓觀眾拍案叫絕。舞台實體呼應時代背景、人生處境,虛構的場景卻可見演員入木三分的角色演繹,虛擬性的表演揭露角色的真實性情。時空光影虛實疊映間, 明代亡國之事似遠又近,眾人血淚則在一片紛亂中,折射出多重意義。每個角色隨著故事開展在如同扇面的白色舞台上留下點點血痕,透過二分之一Q劇場繪成一枝 枝桃花,令觀眾留下鮮明而深刻的印象。


 

photo1

photo2

photo3

photo4

photo5

photo5

photo7
photo8
photo8
photo8
photo8
photo8
photo8
photo8
photo8
photo8
photo8